文章來源:檸檬談品牌(id:lemonbrand)作者:檸檬談品牌

原文鏈接:ChatGPT讓你慌了?其實你還有這4種競爭力


最近ChatGPT很火,我在視頻號和朋友圈反復聊了好幾次,我平時不怎么追熱點,不過我覺得這個東西值得所有人去關注一下。


很多人感覺這個東西離自己還有點遠,但其實他已經在身邊了,我想未來他會跟手機一樣,成為人類的器官。


這幾天體驗下來,我對ChatGPT的整體感受是,確實如馬斯克說的,“好得嚇人”。


本文共3042字。 


ChatGPT的革命性體現在其底層設計上。


大家知道谷歌是全球公認的人工智能搜索引擎中最強的,占據了全球90%的搜索市場份額。


然而,谷歌仍然是一種單向搜索,當我們提出問題時,它會檢索出大量的信息,可能數以萬計甚至數十萬頁,然后我們需要在這些信息中,人工手動去找出最合適的答案。


而ChatGPT,則是從人類視角出發,來審視和處理這些信息,識別出對你有用的信息,最終提供一個最優解。


相當于我們每個人都有了一個私人的、高效的超級大腦。


這就是為什么有人說可以用他來寫論文,寫演講稿,還能生成研究報告的原因。


何況對于剛問世的ChatGPT來說,他還是小學生階段,當他迭代成為大學生博士生的時候,在知識層面,人類應該是難以企及的。


毫無疑問,很多行業和崗位,會受到巨大的沖擊。



ChatGPT關于行業與崗位沖擊的回答


當面對這樣一個具有革命性的技術時,很多人都感受到了競爭壓力,被替代的壓力,這不得不倒逼我們思考一個問題:


AI時代,人的競爭力是什么?


定位理論說,“與其更好,不如不同?!?/span>這個策略思維用在這里太合適了。


面對競爭的時候,我們需要的不是想著怎么跟對手正面剛,而是趨利避害,了解AI的局限性,思考自己應該處于什么樣的生態位,從而把競爭變為共生協作。


找到那些ChatGPT或者AI無法抵達,而人類卻可以發揮潛力的地方。


以下四點關于AI時代定位的思考,和你分享,也歡迎你在評論區補充你的看法:


01

不可替代的情緒價值


我曾經比較崇尚理性思維,認為感性的“情緒”是人類的缺陷,能拋棄就盡量拋棄,能夠不帶情緒的處理任何問題,是人應該追求的狀態。


不過我們要面對一個基因事實:感性思維在穩定的歷史環境里,維護人類生存長達數百萬年時間,是一種極為重要且根基性的思維方式。


并且在和別人打交道的過程中,我也發現,過于理性,會讓人感到缺乏同理心。


缺少了感性思維,最后會發現自己和AI機器人沒什么兩樣,可不就被取代了嘛。


前陣聽一個做副業社群的博主勤勤說,她面對AI這種新事物,不僅不擔心自己被取代,而且還對自己更有信心了,因為很多學員反饋,說在她的社群和直播間里,獲得了極大的情緒價值,并帶來很多行動的勢能,這不是AI能夠取代的。


包括我上期文章介紹凱莉彭的社群文化,感受也是如此,理性的干貨只是一部分,感性的溝通更是這個快節奏時代,比較稀缺的東西。文章鏈接:對話凱莉彭|如何打造更積極的團隊和社群


如果你也是一個富有同理心,善于給他人帶來情緒價值的人,那么在人工智能時代,你會很有競爭力。


02

搭建模型,培養人工智能 


有人說,現在人工智能這么強大了,人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思考了,是不是未來會越來越懶,腦子要生銹了。


我認為恰恰相反,人工智能的出現,是對人的思考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因為接下來我們不僅要使用人工智能,還要培養各個細分領域的人工智能。


這需要我們有更多對問題本質探索的能力。


提到本質的探索,似乎在這種技術沖擊下,中國式教育的弊端再一次顯現了,從小習慣了刷題,背答案,拿高分,視記憶力為學習力。


大多人沒有問Why的習慣,小時候服從于家庭和學校,長大了服從于公司和單位。


做什么?怎么做?好的。


現在恍然發現what 和 how的問題,慢慢可以被人工智能解決了,才驚覺,原理性的東西很重要,真正的思考,很重要。


拿品牌或個人品牌領域來說,我們最需要思考的問題,不是怎么做一個logo,怎么取一個名字,而是,人為什么需要這個品牌?為什么需要一個logo?為什么需要一個名字?


原理級的思考,能幫助我們掌握規律,在各個領域給人工智能搭建更合理的策略模型,告訴他這件事情要不要做,以及判斷緯度和標準。


然后我們可以逐漸把一些細碎的、重復性的工作,交給人工智能,這樣可以形成一個更好的合作狀態。 


如果你是個喜歡研究事物的本質,善于在實踐中尋找規律,搭建各種模型,那么在人工智能時代,你會很有競爭力。


順便推薦之前寫過的一篇文章,可以幫助你看懂機器思維的底層邏輯,培養你的自動化人工智能:模型化背后的思維:類思維


03

前往“非語言性世界”


我們都知道,ChatGPT基礎是自然語言模型GPT,這背后離不開一個龐大的語料庫,也就是說,使用人工智能是離不開語言輸入的。


“語言”作為一種“意識”的描述,可以說是極度的不完美。


一是人總是無法通過語言徹底表達你的意識,這往往是人與人之間產生誤會的來源;


二是語言性思維創立了現實中的各種分類,也幫助實現了人工智能,但同時也有點作繭自縛的意思,如果我們滿腦子都是一些詞語和概念,那么我們很難想象新的東西。


那有沒有另一種更好的思考方式?答案就是進入非語言性世界。


愛因斯坦就是這種思考方式的代表,他善用藝術架構、冥想、想象力、可視化和直覺,通過這些遠涉語言性思維寸步難行的地方。


愛因斯坦說:“我很少用語言來思考,一旦某個想法出現,我最后才會嘗試用語言來表達它?!?/strong>


比如他思考狹義相對論的時候,是通過設想一列飛馳的火車和閃電的方式,把問題可視化了,以此擺脫了言語性和數學化的表達方式。


拿繪畫來說,盡管AI的確可以畫出精美絕倫的藝術作品,但他依然是在語言的指引下生成的,人的非言語想象空間必然無窮大。


邏輯能帶我們從A到B,但想象力可以帶我們去任何地方。


如果你具有豐富的想象力,或者直覺領悟能力,喜歡用非語言,如音樂、繪畫等形式來思考和表現,那么在人工智能時代,你會很有競爭力。


04

如果你知道去哪兒


人工智能的核心能力是計算分析能力,他能夠存儲和處理大量的知識信息,但人工智能并沒有自主意識,也沒有目的,他在完成任務時,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
他不會因為擔憂地球的存亡問題,而實施火星計劃;不會因為醫患關系,而努力去改變醫療環境;也不會因為山區的貧苦,而號召公益人士救助大山里的孩子。


他知道很多知識,但不理解人需要什么。


在與人工智能協作的時代,人與智能機器的關系,有點像唐僧和孫悟空,雖然孫悟空神通廣大,但永遠是唐僧在告訴他,我們需要干什么,要往哪里去。


因為唐僧是這次取經項目的老大,他要對這個項目的使命負全責。


如果你知道要去哪里,那么人工智能會成為你路上的絕佳伙伴,而非競爭關系。


AI繪畫工具Midjourney創始人把人工智能比作水:


“人們完全誤解了人工智能是什么。他們把它看作是一只老虎。老虎很危險,可能會吃掉我,是一個對手。水也有危險,你會淹死在水中,但你也可以在里面游泳,可以制造船只,可以用水壩發電。水是危險的,但它也是文明的驅動力,作為知道如何與水一起生活和共事的人,我們相處得更好?!?/strong>


所以,如果我們基于“人”的需求,搞清楚了要去哪兒,并選擇擁抱變化,改變自己的工作方式,那么在AI時代,你永遠有競爭力。


最后總結一下:


在AI時代,基于人工智能的局限性和人類的優勢,我們可以有這4種生態位:


1、用人類特有的感性思維,給他人帶來情緒價值,改善人與人的關系;


2、用人類特有的理解能力,搭建模型,培養自動化人工智能;


3、用人類意識中特有的非語言能力,思考和創造新事物;


4、用人類特有的自主意識,理解人的需求,帶領人工智能抵達目的地。


總之,ChatGPT現在已經成為我的工作生活小助手了,咱們擁抱AI,也不必神化AI,期待未來可以共生協作,完成一些有意義的事情。


不過我感覺這波最不受影響的,就是農民伯伯和工廠里的藍領了,我在考慮要不要學習一些種地和藍領技能。圖片

評論區聊聊你的看法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