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來源:小a亂彈(id:HelloAdams)作者:范耀威

原文鏈接:廣告業的一些相對論


茨威格說的好,“命運所有的饋贈,早已暗中標好了價碼”。在我們這個行業,你需要接受一個現實,同時服食蜜糖和砒霜。干這一行的,雙重人格者遍地都是。局外人眼中,這是文創產業職場叢林的生存之道;從業者心里,這是一次活出兩種體驗的快意人生。


 自由VS責任 


普通廣告公司依賴流程和紀律,一流廣告公司相信自由與責任。文創公司的天花板是奈飛,自由散漫作風令人發指:員工想上班就上班,不想上班就不去;休年假不用向領導申請,而且想休多久休多久;員工出差想住幾星級酒店就住幾星級酒店,公司都給報銷;您要是有本事想住火星去,公司都全力支持?!爸贫戎皇怯脕砑s束平庸者的,那些有才華的人,應該給他們施展的空間和自由”。我們常常問自己,憑什么讓優秀的人加入廣告業?是工資特別高嗎?大廠的朋友聽到后笑了;是工作特別輕松嗎?事業單位的朋友聽到后也笑了。是特別自由嗎?大廠和事業單位的朋友哭了,然后你笑了,這個可以有。利用不被束縛的想象力,得到客戶和同行的尊重,心靈變得豐滿和強大,這又何嘗不是一種福利!與自由相對的是責任。一流廣告人有強大的自驅力,他們會為興趣而戰,為尊嚴而戰。成功會上癮,成功過一次的人,體驗過那一刻的榮耀,他會渴望繼續成功,他會想盡辦法達到目的。


 自大VS謙遜 


招聘廣告人,“自大”可以算是一項加分項。真的,太低調就會被無視。還記得自大狂喬治·路易斯嗎?客戶不買他的方案,他就以跳樓威脅那位老前輩。號稱史上最“硬核”廣告人,怒懟奧格威,稱《定位》是個屁?!稄V告狂人》拿他當原型。人家除了自大,也自強,被《廣告時代》雜志評為廣告界十大新聞文物之一。廣告公司需要自大狂。大膽的創意讓所有人都手心流汗,自大一些,說話狠一點,創意容易讓人接受。本山大叔的《賣拐》是個不恰當的例子,但他言之鑿鑿的樣子,真的很容易讓人信服。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,先假裝行,直至真行。一些表面自大的家伙,底下卻比誰都謙遜。讀書,看片,查資料,上街觀察消費者,屬于有人在的時候打游戲,沒有在的時候拼命復習的學霸。若要自大不成為一個笑話,就得必須在知識面前低頭,在高人面前俯首。馬斯克用超人的學習能力,跨界成為火箭專家;喬布斯對首席設計師喬納森極其敬重,兩人的友情也成為世間的一段佳話。同時擁有自大和謙遜這兩種品質的廣告人,是這個行業最有魅力的人。


 嚴苛VS溫柔 


Wired(連線)是我很喜歡的一本世界級著名雜志,著重于報道科學技術應用于現代和未來人類生活的各個方面。早在 1993 年,Wired的創始人發表了一份宣言,選稿的標準極嚴苛,用一句話說清楚就是:Tell us something we've never heard before, in a way we've never seen before(用我們從未見過的方式,告訴我們從未聽說過的事情)。我時常拿這句話來要求同事——這不就是創新么,這就是廣告業最寶貴的東西。嚴苛就是你的策略能不能讓人WOW,你的文案能不能讓人喊妙,你的設計能不能讓人叫好,你的服務能不能讓客戶稱道。嚴苛就是有話直說,不夠好就不夠好,別把做人和做事搞混了。與嚴苛相對的, 是用溫柔的方式來待人。何謂溫柔?大衛·奧格威說:“我欣賞舉止文雅的人,他們待人富于人情味?!薄拔覀儾幌矚g等級森嚴的官僚主義,也不喜歡死板的強者欺負弱者,自己又被強者欺負的狀況?!睖厝峋褪切氯撕屠先艘粯悠降?,同事之間互相理解互相幫忙,沒有條條框框,大家自由生長,作品之外的事情,都可以商量。


 痛苦VS喜悅 


如果你想感受挫敗,去廣告公司。別把創意看得太神圣,在廣告公司里,它跟菜場的散裝蘿白菜一樣,扔得滿地都是。被殺死很正常,能通過是僥幸。一個想法誕生,背后是幾十個想法被殺死,死在廣告公司的沙發里,或者客戶的會議室中。如果你沒有時常感受到痛苦,只有兩種原因:你在一家對作品沒有要求的公司,服務一個對出品也沒要求的客戶,大家不求有功,但求無過;你是一個天才,總能拋出讓同事摔眼鏡,讓客戶掉下巴的創想??上觳耪麄€圈子里沒幾個,大多數人只能算優秀。大家還得日復一日地吃苦。在這個行業,喜悅可能會遲到,但不會缺席。每當大膽創想被投放市場,引起廣泛的轉贊評,我們會開心很久。擺在我們面前的人生道路有很多條,大部分波瀾不驚,日復一日,上班打卡,無驚無險又一年。廣告這條路,痛苦在左,喜悅在右,心情的正弦波特別明顯。玻璃心做不好這份工作,你得是真心喜歡才好加入。